第44节 领略灿坤和预约定价的“约会”

延续12年,5次“签约”——随着2017~2019年预约定价安排协议的正式签署,漳州灿坤实业有限公司与漳州国税机关在预约定价安排方面五度“牵手”。

什么是预约定价?为什么灿坤要延续12年申请签订预约定价?预约定价对跨国公司有哪些影响?如何签订预约定价安排?让我们经由灿坤的预约定价故事一一道来。

2005年12月29日,在灿坤跨国集团公司厦门研发中心,由国家税务税务总局牵头,厦门、漳州和上海三地国税机关,分别与灿坤集团旗下的4家关联企业签署了预约定价安排。

12年的坚守:你好我也好

“这次公司冲刺的目标是双边预约定价,程序方面比之前签订单边预约定价要来得繁杂一些,毕竟涉及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两个国家的主管税务当局。”提及预约定价安排进展情况,日前,漳州灿坤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漳州灿坤”)会计部经理陈明玲表示,公司拥有与中国大陆签订、续签单边预约定价安排的成功经验,对谈签双边税收预约定价安排的前景充满信心。

漳州灿坤是设立在福建省漳州台商投资区的一家大型小家电生产企业,隶属于台湾跨国公司灿坤集团。2014年,漳州灿坤通过香港的关联企业,在印度尼西亚设立全资子公司灿星网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印尼灿星”),投资总额2392万美元,主要从事小家电制造。2017年2月27日,漳州灿坤为降低双重征税风险,向漳州台商投资区国税局(以下简称“台商区国税局”)提交了双边预约定价安排预备会谈申请,希望通过预约定价安排,规范与印尼灿星关联交易的定价,防范税企双方在业务交易真实性和交易价格合理性方面产生不必要的分歧,稳定公司的生产经营业绩预期,并有效避免双重征税问题。

“预约定价是一种‘事前约定’,税企双方从一开始便明确了关联交易的税收问题,并进行跟踪,一旦发现风险问题,比较容易确认和解决,避免了盲目繁多的税务审计工作。既有利于税务机关提高征管效率,减少税务检查次数,又不影响纳税人的正常生产经营活动,避免由于特别纳税调整带来的涉税风险,从而降低征纳双方的成本。”福建省国税局国际税收管理处处长吴桀云说。

吴桀云介绍,关联企业之间少不了有业务往来,构成关联交易。出于避税或节税的考虑,企业往往在关联交易中采用非市场化的价格,实现转移利润、减轻税负,这就是转让定价。企业如果不按独立企业之间业务往来定价,税务机关有权依法调整其应纳税额。如果企业怕在调整中“吃亏”,则可以向主管税务机关申请预先约定关联交易所适用的转让定价原则和计算方法,以解决和确定在未来年度关联交易所涉及的税收问题,也就是签订预约定价安排。

“这场‘你好我也好’的‘约会’,我们已经坚守了12年。”陈明玲说。

2005年12月29日,国家税务税务总局牵头,上海市国税局、厦门市国税局、漳州市国税局三地税务机关,分别与灿坤集团四家关联企业签订了预约定价安排。这是我国首例以联合签署形式签订的单边税收预约定价安排,也是漳州灿坤与漳州国税机关在预约定价安排方面的第一次“牵手”。

预约定价成为税企双方的共识。此后每隔3年,税企双方在自愿、平等、守信的原则下准时“赴约”。

12年来,漳州灿坤先后5次主动向主管税务机关提出续签协议的申请,成功谈签单边税收预约定价安排,涉及4个国家和地区的关联交易;截至2015年度,涵盖关联交易金额共计3.37亿元。其中,第5次“签约”是在2016年12月27日,是《国家税务总局关于完善预约定价安排管理有关事项的公告》(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6年第64号,以下简称“64号公告”)生效、单边预约定价权限下放新政落地之后,漳州灿坤与台商区国税局经过反复协调、磋商,最终达成共识,如期“签约”,明确了2017年~2019年漳州灿坤与关联企业之间的货物劳务往来、无形资产等关联交易的转让定价方法、计算依据和关键假设等内容。

据介绍,实行预约定价之前,通常做法是转让定价调查,由税务机关对关联企业间业务往来进行调查确认,并就企业涉及转移利润的行为进行事后调整。这种做法能有效打击避税行为,维护国家权益,但事后调整往往会因税企观点不同而激化矛盾,增加不确定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