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007”:斗得过恐怖分子,逃不脱税网恢恢

抓过毒品贩子,斗过恐怖分子,保过前任教皇,救过遭绑人质,纵横游走于地下世界、武装分子和各国情报机构之间……已经77 岁高龄的德国人沃纳·莫斯因其早年传奇的自由特工经历,被称为是德国现实版的007特工詹姆斯·邦德。然而莫斯可以躲得过恐怖分子的追杀,却逃不过税务局的监控。近期,他因为逃税问题,被德国税务局找上了门,不得不在古稀之年以被告的身份走上法庭,为其职业生涯添上了不那么光彩的一笔。

天生奇才,九指特工叱咤风云多年

在德国情报圈里,莫斯被同行称为“名人M”或“九指人”,因为他的左手少了一个手指头。而德国政府的某些高层官员直接把这位特工叫做“007”。

莫斯于1940年出生于德国西部城市埃森。他早年做上门推销真空吸尘器的销售员时,发现了自己在沟通方面的天赋,可以通过交流很容易赢得陌生人的信任。通过自学成才,他逐渐从事了私人侦探职业。在莫斯20多岁的时候,他和第一任妻子一同开办了一家侦探事务所,最初的业务范围主要涉及婚外情调查、保险诈骗等。后来随着名气和经验的增长,他开始追踪起犯罪集团来。莫斯是一名自由特工,但他曾受雇于德国、以色列等国家的情报机构或安全部门。

从1970年~1996年,西德发生的每一起重大刑事案件几乎都能与莫斯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他在一本自传中声称,仅在1970年6月~1971年5月期间,他就精心策划了对至少162名珠宝走私犯、盗窃犯和毒品贩子的抓捕行动。莫斯在1998年拍的一部纪录片里说,他会伪装成想买赃车或者失窃珠宝的买家,在知道犯罪集团的行动动向后通知警方。他曾孤身一人在雅典生擒德国极左恐怖组织巴德尔迈因霍夫团伙的一名头目,还曾应德国政府请求,查找到了在运输过程中丢失的41桶剧毒废液的下落。在20世纪80~90年代,莫斯开始参与各类国际行动。他曾与黎巴嫩真主党谈判解救人质,又协助过以色列与哈马斯斡旋,说服哈马斯归还以色列士兵的尸体,还穿越南美洲丛林解救遭哥伦比亚游击队武装绑架的德国人质。

但在随后,莫斯在哥伦比亚参与的一次人质解救行动使他陷入了麻烦。哥伦比亚政府认为在解救谈判过程中,莫斯暗地与绑匪合作,故意抬高赎金金额,以收取提成,于是将其逮捕并关押了9个月。直到1998年,他才洗清了罪名。尽管受此打击,年纪又渐老,但莫斯依然活跃,继续着邦德式的生活。他不仅在伊朗、以色列、缅甸和泰国等地继续活动,甚至还宣称,他目前正积极投身于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的战斗中。

家财万贯,涉嫌逃税被税务局起诉

莫斯最有名的典故是他曾经说觉得看007间谍片实在太乏味了,然而如今他却必须面临一件更为乏味枯燥的事情——接受严肃刻板的税务官员的调查询问。德国税务局认为他隐瞒了在海外账户中拥有的巨额资产,逃避了高达约1400万欧元的税款,莫斯因此被起诉。

德国税务局在2012年购买了从瑞士银行泄露出来的一些客户资料和数据信息,从而掌握了莫斯海外账户活动情况的一些线索。去年,《南德意志报》的记者在“巴拿马文件”中发现了莫斯的别名和银行账户号,进行了曝光,从而使得对莫斯的调查进展公之于众。

税务局在调查中发现,莫斯在卢森堡和巴哈马两地分别开设了两个瑞士银行的离岸账户,账户中有大笔资金供他挥霍,满足其宝马香车豪宅的消费。但他却从没有就这些资产缴纳过一分财产税。仅从2002年~2012年,莫斯未履行纳税义务所涉及的资产价值就超过了5000万美元。瑞士银行的一位客户经理在接受调查人员的问询时透露,莫斯通常会定期来到卢森堡,从他的账户里提取现金出来,一般是每月提出30万欧元。

和电影中的邦德一样,莫斯日常也过着奢侈的生活:戴瑞士手表,穿皮草,住高档酒店,开保时捷和捷豹跑车。他还拥有一架塞斯纳172私人飞机,可以从他位于德国西南部面积达4万英亩的庄园中的专用跑道起飞,让他可以直接迅速地到世界各地执行任务。莫斯的豪宅庄园被媒体称为是“迪士尼世界城堡”,内有野生动物园,还有德国最大的跑马场。有媒体质疑他从事特工职业的动机其实只是为了钱,而非他在个人网站上宣称的那样,是为了正义。而且他的特工水平和职业操守是否像他宣传的那样专业似乎也值得怀疑。

难圆自说,晚年或将身陷囹圄

当地时间9月26日,莫斯出现在德国波鸿市地方法庭的被告席,他穿着一个带套头的黑色夹克,以便遮挡媒体记者对他的拍照。莫斯否认了税务局对他的相关指控,认为他对自己账户中的资金并不该负有纳税义务,因为这些钱来源于西方各国情报机构所设立的信托基金,专门支持他在秘密战线上同犯罪分子和恐怖分子的斗争中使用。

对于基金的支出去向问题,莫斯对法庭交代称,自己曾花费了250万欧元用以挫败意大利西西里黑帮意图毒杀罗马教皇本笃十六世的阴谋。他还帮助过一个未透露姓名的歌剧演员到监狱里和一位爆料者会面,为打通其中关节支付了费用。然而直到目前,莫斯仍然拒绝向法庭提供任何有关自己支出方面的具体明细和证据资料。他提起的可以证实他说法的证人一直没有出现。莫斯提到过的另一个证人——一位联邦警察局的副局长,后来被发现其实早在5年多以前就已经死了。他也无法给检察官一个合理的解释,即为什么外国的情报机构会开设这样一个不合常理的信托基金——该基金的条款规定所有资金都将在他死后用于建设一个所谓的“沃纳·莫斯个人博物馆”。

莫斯的辩护律师称,负责莫斯一案的检察官像“在手指间筛沙子”那般仔细认真。如果税务局对莫斯的指控最终被法院判决属实,罪名成立,他将会面临长达6年零3个星期的牢狱之灾。看来,无论何人,不管曾经是叱咤风云,还是纵横天下,终究都会应验富兰克林说过的那句名言:“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件事情是逃不掉的,死亡和税收。”

       抓过毒品贩子,斗过恐怖分子,保过前任教皇,救过遭绑人质,纵横游走于地下世界、武装分子和各国情报机构之间……已经77 岁高龄的德国人沃纳·莫斯因其早年传奇的自由特工经历,被称为是德国现实版的007特工詹姆斯·邦德。然而莫斯可以躲得过恐怖分子的追杀,却逃不过税务局的监控。近期,他因为逃税问题,被德国税务局找上了门,不得不在古稀之年以被告的身份走上法庭,为其职业生涯添上了不那么光彩的一笔。

天生奇才,九指特工叱咤风云多年

在德国情报圈里,莫斯被同行称为“名人M”或“九指人”,因为他的左手少了一个手指头。而德国政府的某些高层官员直接把这位特工叫做“007”。

莫斯于1940年出生于德国西部城市埃森。他早年做上门推销真空吸尘器的销售员时,发现了自己在沟通方面的天赋,可以通过交流很容易赢得陌生人的信任。通过自学成才,他逐渐从事了私人侦探职业。在莫斯20多岁的时候,他和第一任妻子一同开办了一家侦探事务所,最初的业务范围主要涉及婚外情调查、保险诈骗等。后来随着名气和经验的增长,他开始追踪起犯罪集团来。莫斯是一名自由特工,但他曾受雇于德国、以色列等国家的情报机构或安全部门。

从1970年~1996年,西德发生的每一起重大刑事案件几乎都能与莫斯的名字联系在一起。他在一本自传中声称,仅在1970年6月~1971年5月期间,他就精心策划了对至少162名珠宝走私犯、盗窃犯和毒品贩子的抓捕行动。莫斯在1998年拍的一部纪录片里说,他会伪装成想买赃车或者失窃珠宝的买家,在知道犯罪集团的行动动向后通知警方。他曾孤身一人在雅典生擒德国极左恐怖组织巴德尔迈因霍夫团伙的一名头目,还曾应德国政府请求,查找到了在运输过程中丢失的41桶剧毒废液的下落。在20世纪80~90年代,莫斯开始参与各类国际行动。他曾与黎巴嫩真主党谈判解救人质,又协助过以色列与哈马斯斡旋,说服哈马斯归还以色列士兵的尸体,还穿越南美洲丛林解救遭哥伦比亚游击队武装绑架的德国人质。

但在随后,莫斯在哥伦比亚参与的一次人质解救行动使他陷入了麻烦。哥伦比亚政府认为在解救谈判过程中,莫斯暗地与绑匪合作,故意抬高赎金金额,以收取提成,于是将其逮捕并关押了9个月。直到1998年,他才洗清了罪名。尽管受此打击,年纪又渐老,但莫斯依然活跃,继续着邦德式的生活。他不仅在伊朗、以色列、缅甸和泰国等地继续活动,甚至还宣称,他目前正积极投身于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的战斗中。

家财万贯,涉嫌逃税被税务局起诉

莫斯最有名的典故是他曾经说觉得看007间谍片实在太乏味了,然而如今他却必须面临一件更为乏味枯燥的事情——接受严肃刻板的税务官员的调查询问。德国税务局认为他隐瞒了在海外账户中拥有的巨额资产,逃避了高达约1400万欧元的税款,莫斯因此被起诉。

德国税务局在2012年购买了从瑞士银行泄露出来的一些客户资料和数据信息,从而掌握了莫斯海外账户活动情况的一些线索。去年,《南德意志报》的记者在“巴拿马文件”中发现了莫斯的别名和银行账户号,进行了曝光,从而使得对莫斯的调查进展公之于众。

税务局在调查中发现,莫斯在卢森堡和巴哈马两地分别开设了两个瑞士银行的离岸账户,账户中有大笔资金供他挥霍,满足其宝马香车豪宅的消费。但他却从没有就这些资产缴纳过一分财产税。仅从2002年~2012年,莫斯未履行纳税义务所涉及的资产价值就超过了5000万美元。瑞士银行的一位客户经理在接受调查人员的问询时透露,莫斯通常会定期来到卢森堡,从他的账户里提取现金出来,一般是每月提出30万欧元。

和电影中的邦德一样,莫斯日常也过着奢侈的生活:戴瑞士手表,穿皮草,住高档酒店,开保时捷和捷豹跑车。他还拥有一架塞斯纳172私人飞机,可以从他位于德国西南部面积达4万英亩的庄园中的专用跑道起飞,让他可以直接迅速地到世界各地执行任务。莫斯的豪宅庄园被媒体称为是“迪士尼世界城堡”,内有野生动物园,还有德国最大的跑马场。有媒体质疑他从事特工职业的动机其实只是为了钱,而非他在个人网站上宣称的那样,是为了正义。而且他的特工水平和职业操守是否像他宣传的那样专业似乎也值得怀疑。

难圆自说,晚年或将身陷囹圄

当地时间9月26日,莫斯出现在德国波鸿市地方法庭的被告席,他穿着一个带套头的黑色夹克,以便遮挡媒体记者对他的拍照。莫斯否认了税务局对他的相关指控,认为他对自己账户中的资金并不该负有纳税义务,因为这些钱来源于西方各国情报机构所设立的信托基金,专门支持他在秘密战线上同犯罪分子和恐怖分子的斗争中使用。

对于基金的支出去向问题,莫斯对法庭交代称,自己曾花费了250万欧元用以挫败意大利西西里黑帮意图毒杀罗马教皇本笃十六世的阴谋。他还帮助过一个未透露姓名的歌剧演员到监狱里和一位爆料者会面,为打通其中关节支付了费用。然而直到目前,莫斯仍然拒绝向法庭提供任何有关自己支出方面的具体明细和证据资料。他提起的可以证实他说法的证人一直没有出现。莫斯提到过的另一个证人——一位联邦警察局的副局长,后来被发现其实早在5年多以前就已经死了。他也无法给检察官一个合理的解释,即为什么外国的情报机构会开设这样一个不合常理的信托基金——该基金的条款规定所有资金都将在他死后用于建设一个所谓的“沃纳·莫斯个人博物馆”。

莫斯的辩护律师称,负责莫斯一案的检察官像“在手指间筛沙子”那般仔细认真。如果税务局对莫斯的指控最终被法院判决属实,罪名成立,他将会面临长达6年零3个星期的牢狱之灾。看来,无论何人,不管曾经是叱咤风云,还是纵横天下,终究都会应验富兰克林说过的那句名言:“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件事情是逃不掉的,死亡和税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