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期 投资靠眼光和程序-王雍君

投资为高端的大事:高于经营和融资。如果说经营决定成败,那么投资决定的是生死。投资的结果形成了平衡表左边的资产。这些资产支撑公司的经营——经营的故事和结果(净利润)在利润表中讲述。紧要的问题是:如何才能为成功的投资决策提供最佳保障?

最佳答案有二:一是眼光,二是程序。

眼光取决于投资决策者的智识和经验。智识即专业知识,高于实践经验。与经营与融资相比,投资活动的专业知识的要求更高。有些人在投资领域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但依然可能是外行:只要经验不能上升到专业的高度就是如此。

眼光主要来自专业知识,而非实践实践,尽管后者也很重要。只有对“未来赚钱的机会”有深刻洞察力和提前感知力的人,才适合在投资岗位上扮演好投资决策者或者高参的角色。不是所有人都适合的。业财融合的一个关键方面是“让适当的人做适当的事”。

财务的本质是以货币赚取更多的货币——这是投资与融资的职能。但在真实世界中,有“未来何处好赚钱”这种眼光的财务人员——包括财务总监——少之而少。

本土企业的财务团队有两个局限性很少被认知到:向内看(inner-looking)和向后看(back-looking)职业天性根深蒂固。这是投资决策的两大天敌。所有精明的投资决策都依赖两类天性般眼光:向外看(out-looking)和向前看(forward-looking)。

即使具备这样的眼光,也未必能有效预防投资决策的失败或失误。世上有眼向外看和向前看眼光者并不罕见,但投资决策失败的案例为何不胜枚举?答案就在于:眼光不能取代程序。

投资决策由于事关重大、由于十分复杂棘手、由于“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不可能没有精心建构和实施的审查程序。程序必须严格,但不应妨碍投资决策的效率。这是一对矛盾,但效率应服从决策质量。高质量的投资决策审批程序保证过渡掉两类决策:过于乐观的投资决策,过于保守的投资决策。每个都要预设一些具体的判定标准。

企业的“分子”们应设问:我们企业的投资决策审批程序是怎样的?缺陷或漏洞在哪里?“分子”与“分母”的不同之处之一在于:观察与思考问题的视角独特,有意识地从别人看不到或不愿去看的地方去看问题。这通常指“渔”(捕鱼的方法)而非“鱼”。高质量的投资决策审批程序就是“渔”而非“鱼”,常被低看与漏看。

决策决定命运——对个人和企业都是如此。企业有三类决策:投资、经营和融资决策。投资决策最紧要,所以更应精心。精心不仅指眼光和程序,也包括与经营决策以及融资决策的统筹考量。这是业财融合的内在要求。没有业财融合,什么大事也搞不定,更不用说投资决策。

君说财智》助你站得更高、看得更远、做得更好!下期再见!

尊重版权,从我做起!本文为原创内容,由中财讯集团提供,转载时必须注明作者和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