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大试点施行4个月——水资源税调节作用初显

为了更好地发挥税收调节作用,助推实施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促进水资源节约与合理开发利用,2017年12月1日起,我国在北京、天津等9个省份扩大水资源税改革试点。如今,试点已满4个月,这个绿色税收杠杆作用如何?究竟释放出了怎样的能量?

2018年的春天,较以往又多了重“绿意”。北京等9个省份实施扩大水资源税改革试点已满4个月。统计数据显示,改革实施首月,试点省份共有4.1万余户水资源税纳税人按期完成申报,入库税款11.96亿元。但征收水资源税的主要目的不在财政收入,更在其生态保护和绿色发展意义。4个月的运行实践表明,这个绿色税收杠杆的作用已经初显。

改革绝非简单的税费平移

我国人均水资源量仅为世界平均水平的28%。南方水资源相对丰沛,北方水资源紧缺,尤其华北地区供需矛盾较大,地下水超采总量及超采面积占全国1/2。随着我国经济社会不断发展,水已经成为我国严重短缺的产品和制约环境质量的主要因素。

河北省2016年7月1日起率先实施水资源税改革试点。自2017年12月1日起,在总结河北省水资源税改革试点经验的基础上,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和水利部联合发文,决定在北京、天津、山西、内蒙古、山东、河南、四川、陕西、宁夏9个省份扩大水资源税改革试点。试点省份最低平均税额为地表水每立方米0.1元至1.6元,地下水每立方米0.2元至4元。

“征收水资源税的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增加多少财政收入。2016年这9个省份水资源费收入133亿元,税收收入意义并不大,但生态意义、绿色意义很大。扩大水资源税试点就是为了更好发挥税收调节作用,助推实施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促进水资源节约与合理开发利用。”国家税务总局财产和行为税司司长蔡自力说。

“水资源税改革绝非简单的税费平移,否则试点就没有意义。”蔡自力说,相比收费,税收更具刚性和约束力,改革就是要让经济杠杆真正发挥作用,倒逼高耗能企业节水,转变用水方式,增强企业等社会主体节水意识和动力,真正起到保护水资源的作用。

据了解,此次改革试点大幅提高了洗车、洗浴、高尔夫球场和滑雪场等特种行业的税额标准。特种行业企业首月平均税额为每立方米3.52元,平均税额较改革前提高近2.3倍。从水源结构来看,地下水、地表水平均税额分别为每立方米1.3元和0.43元,地下水平均税额是地表水的3倍。这有利于引导企业调整用水结构,提升节水技术,倒逼特种行业节约用水。

“水资源税是在河北省先行试点的基础上,选择条件成熟、有代表性的地区进行扩大试点。”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樊勇认为,通过扩大试点,将进一步发挥税收杠杆调节作用,有效抑制不合理用水需求,促进水资源节约保护。同时有利于丰富完善水资源税制度设计,为全面推开水资源税制度积累经验,创造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