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期 财务管理与企业命运-王雍君

摘要:企业命运与财务管理成败息息相关。企业命运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财务管理的成败,正如国家命运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公共财政管理的成败一样。 

明智的财务管理对于企业前景与命运的特殊重要性,在很大程度上被低估了。 

观察一下人类社会历史不难发现,国家和社会的兴衰成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处理公共财政的方式。掠夺式的、浪费性的公共财政,曾经一再将帝国和王朝置于万劫不复的境地。近代西方世界中英国的崛起和西班牙的衰落,以及由此对其美洲殖民地命运的影响,给我们展现了难以驾驭的巨大财政力量如何影响国家命运的生动例子。其实,自秦以来,驱动中国社会两千多年的周期律的力量,除了大规模的自然灾害和外敌侵掠,就是内因的力量:缺失明智的财政管理。 

财务管理对于公司命运的影响,一如财政管理对于社会与国家命运的影响。两者在很大程度上可以相提并论。因为金钱的力量,驱动的不只是国家和社会的运转,也同样驱动商业组织的运转。公司财务系统和公共财政系统虽然分属不同的领域——前者属于私人、后者属于公共领域,但两者所驾驭的都是金钱的力量。这是一把双刃剑:可以送达天堂、也可以打入地狱。两者只有一步之遥,取决于我们如何驾驭。 

我在上期讲过,经验型财务管理只能应对简单问题,无力应对商业环境变化带来的复杂棘手的挑战,因此没有前途,尽管经验总是重要的。 

复杂棘手的问题依赖专业型财务管理模式才可系统回应。商业环境的四大变化,即能力投资取代资本投资、行业价格快速下降、产品生命周期缩短和多品种小批量时代的来临,使三类典型的财务管理决策变得日益复杂化:首先是经营决策、其次是投资决策、然后是融资决策。三者的复杂程度与15年前不可同日而语。管理会计的引入和应用可以部分地解决问题,但不能根本解决问题。 

根本解决依赖专业型财务管理,融合五门相关的核心学科的方法成果,即财务会计、管理会计、财务管理、企业管理和经济学。五个学科现在高度分立,尽管它们言说的内容本质上都一样:财务价值的创造与分享。商业价值涵盖两个维度:财务维度和非财务维度,后者比如说商品的质量和交货的及时性。财务价值指商业价值的货币度量。这五门学科,都可归结为“财务价值学”,区别仅在于它们言说财务价值的角度和方法不同。 

专业型财务管理模式就是融合这五门学科的精华,由因果逻辑建构而来的知识、技能和操作体系,旨在处理“渔”的问题而非“鱼”的问题。古人云:“授人以鱼,度一日;授人以渔,度终生。”经验型财务管理几乎不可能解决“渔”的问题,也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道”的问题。道高于术,一如渔高于鱼。 

专业型财管模式在方法论的要求有三:提对问题、正确分类、区别对待。这是我在上期《君说财智》中讲过的。

专业型财管模式在内容上有四:财务价值的度量、财务价值的审视、财务价值的导向和财务价值的激励。权责会计与报表解决了财务价值的“会计度量”问题,但没有将其转换为一套可操作(管理控制)的结构,也没有解决财务价值的业务审计和战略审视问题,更不用说导向和激励问题了。导向是指:公司的业务发展应朝哪个方向走?目标和方向感的迷失在本土企业中十分普遍,与财务管理缺失引领功能密切相关。 

在解决适当度量问题后,专业型财务管理需要立即至关紧要的两个步骤:业务模式的财务评估,财务评估的战略审视。两者在本土企业中都相当欠缺。财务评估的终极依据,就是ROIC是否高于WACC。前者指税后营运资本报酬率,后者指加权平均资本成本。只有补贴其他业务以及满足法规强制要求这两种情况下,才允许出现负值的EVA,ROIC低于WACC的投资与资产运用。两者的相对关系决定了财务价值究竟是被创造在被减损。

战略审视也很重要。即使令人满意地通过了财务评估,有些业务或业务模式仍然放弃或改造。只要不吻合公司战略,即应如此。战略审视高于业务评估。业务评估高于财报分析。现行的财务管理模式,在很大程度上依然围绕财务报表这个主板展开,远没有升华转移到业务评估与战略审视的高度。主要由于一原因,加入方法论上缺陷,本土企业的财务管理的专业化元素相当淡化,经验型思维一直占据上风,尽管从大趋势看这肯定没有前途。

 尊重版权,从我做起!本文为原创内容,由中财讯集团提供,转载时必须注明作者和来源。